如皋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评论县委书记辞职以谁的震怒为依据

发布时间:2019-11-10 22:06:28 编辑:笔名

评论:县委书记辞职以谁的震怒为依据

副厅级县委书记田自力辞官了,对于一个想做点事的官员来说,再宽宏的说词,都不可能替代无数个草泥马从心头奔涌而过的无奈。众所周知,田自力撂挑子,纯粹为的是平江县至今未能上马的火电项目。一头是民意的抵触,一头是央企的震怒。田自力无非是夹在风箱两头的一只受气的老鼠。他愿不愿意在这个风箱里待着,则取决于更高权力对于自己主政时,代表平江县委县政府宣布“停止平江火电项目”所持的态度。但严酷的现实是,即便高配副厅,田自力与他的前两任平江县委书记、2任县长一样,在这个是非之地,依然没能摆脱被调整的命运。唯一不同的是,田自力形式上主动些,属于“请辞”。一个火电项目,能够在短短18个月时间内让一地政坛官不聊生,如果硬要从仕途的际遇角度来总结教训,恐怕最大的教训还是在于这些走马灯似的官,依然没能找到破解邻避效应的秘方。但从最新的报道看,田自力辞官远没有这么简单。华商报报道,平江发布停止火电项目通告后,项目方华电集团反弹强烈,措辞强硬,称此次项目风波,“是一次有组织、有策划、有预谋的抵制活动,不排除不正当竞争的可能”,并“强烈建议省、市、县各级政府要彻查造成这次事件的幕后操纵者”。4天之后,田自力宣布辞职。理论上,对于一个好的项目,主抓的领导没做好工作,问责担责,无可厚非。但前提必须是一个科学论证叫好、民主决策叫好的项目,是一个程序合法、透明无虑的项目。但这次的民意抵触,邻避效应之中,反对的声音直指华电。民众指出,仅今年7月的前半个月,华电下属多家分公司就发生过3次偷排事件,被国家能源局和发改委点名批评。看来,市民努力想避的是一个“累累劣迹”的邻,而并不完全是火力发电项目。这样一个在社会担当和法治担当的态度上名声不佳的企业,究竟谁来为民众把关?因此,民众不放心,有疑惑,有抵触,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华电的强硬措辞,无疑给田自力的去职,抹了一层想象力可以非常丰富的灰尘。这是有待进一步调查的问题。但是,更值得讨论的是,同一个项目有竞争,对于当地经济发展以及环保信心来说,究竟是有利还是有弊?这是个可以拿出来让社会评判的事情。华电作为央企,将企业背景作为左右权力的资本、作为排斥竞争的手段,这种“震怒”究竟有多少法律的依据在垫底?从近年来各地发生的重大项目邻避冲突中,或许可以得出这么一个规律:凡是民众抵触的,未必是这个项目本身有问题,更多的是决策的信息不对称,细致的工作没做透。18个月时间,平江当地换了3任书记2位县长,一方面说明这些官员做群众工作的本领不到家,另一方面也说明更高的权力部门没耐心,是霸王硬上弓。一个官员职位的去留与升贬,在一个项目的决策中,究竟是以民意的不震怒为依据,还是以项目方的震怒为参照,这个过程,看上去是组织工作的态度问题,实际上是尊重民主的权重问题。如果把平江火电项目当成山头来攻占,而不是当成细致的群众工作来做,那么,田自力们丢的只是一个官帽,而政府丢掉的则是公信力和群众的信任。资深评论员 刘雪松

夏商西周
减速机/变速机
家居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