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深圳200余人拆猪棚赶猪千头猪乱跑

发布时间:2019-09-13 23:07:14 编辑:笔名

深圳200余人拆猪棚赶猪 千头猪乱跑

昨日,在龙岗牛始埔及罗湖区大望交界处,密林里变得热闹,唯一通往各非法养猪场的牛始埔路,大早迎来执法人员与车辆,包括5部钩机及拆猪圈工人。 近日经深圳市水源办组织,罗湖龙岗两区各自派出约100名工作人员,在各自辖区内开展统一拆非法养猪棚行动。200多人集体赶猪拆非法养猪场,猪受惊满山乱闯。养猪户见状,忙着把值钱的铁皮棚拆除,知情者称他们是想着风声过后再重建。现场有猪场主质疑执法部门“不公平”,以往行动没有全部拆除养猪场。至于拆猪棚应该谁负责?龙岗横岗执法队、罗湖东湖执法队也各有说法。罗湖执法部门怪罪龙岗那边没人堵,导致今天如此严重局面。龙岗横岗执法队抱怨,按规定“水源保护区内非法养殖由环保部门负责查处”,并非他们的职能。 跟随拆除车步行上山 罗湖、龙岗两区相关部门终于要整治养猪村,清理深圳水库边的“顽癣”了。昨日,在龙岗牛始埔及罗湖区大望交界处,密林里变得热闹,唯一通往各非法养猪场的牛始埔路,大早迎来执法人员与车辆,包括5部钩机及拆猪圈工人。 深圳市水源办组织、两区各自派出约100名工作人员,在各自辖区内开展统一拆非法养猪棚行动。罗湖租借两部钩机,龙岗租来三部钩机。昨日上午9时30分许,执法车辆集中在牛始埔路宝兴医院金堂社区健康服务中心,车多人多,加上过路大货车,造成道路短暂性拥堵。 双方提供材料显示,现场执法人员来自环保、水务、执法、农林水、派出所等多个部门。整个过程,执法人员是跟随在大型拆除机械后面步行上山,到现场开始拆棚子,清拆非法养殖窝点。 上千头猪受惊吓到处乱闯 最先遭拆除的是养猪村内8家养猪户。其中,4户挤在一起,占地面积两三千平方米,两户藏在半山腰,两户藏在山坳。执法人员介绍,目前养猪村内非法养殖的生猪数量超1000头。 随着两台钩机及近百工作人员进驻现场,很多养猪户发现情况不对,忙着拆除自家养猪场屋顶的铁皮棚。知情人透露,相对于支撑起铁皮棚的竹架,这些东西较贵,“留下铁皮棚,风声松动了,重新搭建起猪圈的成本较低”。 随着竹架、棚子被拆,猪圈内的生猪受惊四处乱闯,有的猪被划伤,流血。一两头猪跑到流入深圳水库的落马石河处,险些掉进谷底。不到1个小时,6家养猪场已经被拆除。由于猪乱跑,猪屎弄脏执法人员衣服,猪场主各自拿着木柴在养猪村奔跑驱赶着生猪。 复绿之前每天派人员蹲守 看到,养猪场一片混乱,一些养猪户主在被拆的废墟上挑选竹子。知情人介绍,一旦执法人员离开,竹子以及事先捡起的铁棚会再次派上用场,“之前拆了很多次,每一次都是这样”。对此,现场罗湖执法人员回应,这次是动真格,接下来将协商复绿方案,之前每天将派4名工作人员在养猪村入口处蹲守,防止养猪场重新搭建。 相对于罗湖强拆养猪场,横岗执法队拆棚“很温柔”。官方数据显示,昨日该队共拆除5个养猪场。但昨日下午看到,前日拆后重建的养猪场以及暗访时要求政府赔200万元的养猪场,均未发现有执法人员。 两大争议 不公平之争 猪场主:如果全拆我们无怨言执法者:事情没搞好还管人家 “为什么每次拆我们两家,下边不拆?”当钩机开至养猪村半山腰,准备拆除另一家养猪场的猪圈的时候,猪场男主人对着执法人员大吼。他说,每次拆除行动,他家最先遭殃,特别是有领导在的时候,“钩机开始慢慢拆,等领导走了,山坳里面的两家养猪场就不用拆了”。 现场执法人员反驳:“你自己的事情还没搞好,还要管人家的事情,要是再把猪场建起来,下次就把你们抓走”。 “抓走就抓走”,该男子回应,由于经常遇到拆除行动,只有几十头猪的小猪场成为典型,电视上了好几遍,损失也不少,本来打算搬走,但山坳下面两家养猪场从来没有被拆,他也不搬,“做事情最重要是讲究公平,如果全部拆了,我们毫无怨言”。 根据该男子建议,罗湖区相关部门现场拍板“必须全拆”。该区城管局工作人员介绍,养猪村内8个养猪场全拆,“中午集体订饭盒,吃完继续拆”。但昨日下午,当执法人员将钩机开至山坳,准备将最后的养猪场拆除,一个桶被钩机轧烂,桶里面的潲水油流出,猪场女主人刚好路过该处滑倒,此时她情绪激动,声称如果执法人员再拆,便要拼命。为了缓和情绪,执法人员决定给该养猪场下发自拆通知书,要求一个星期内迁走,否则进行强制性拆棚。 “如果再给我两个月就好了,把所有猪卖掉,就干其他活了”,该女主人称,拆剩下的东西,现在当柴火烧都没人要,“一根大竹子要22元,一根小竹子5元,每拆一次损失上万元”。 谁负责之争 横岗执法队:是环保部门职责所在东湖执法队:有人守不会那么严重 昨日上午,横岗执法队写了一封信给媒体称,作为“媒体报道内容主角之一的街道执法队也有苦衷”,执法队队员一直冲在前面,但实际上拆除养猪场却并非他们职能,“依据相关规定,住宅区、商业区、工业区内非法养殖属街道执法队执法范围,其他区域内非法养殖分属不同部门管理,如水源保护区内非法养殖由环保部门负责查处”。 “这地方是水源保护区,本来应该由环保部门牵头处理,他们也有自己的执法部门”,该队有关负责人介绍,拆除本身就是治标不治本,应该按照法律法规做好自己职能范围内的事情。前天该队出动近100人,租了两部钩机,外聘工人25名。昨日,该队又租3部钩机,外聘工人30名,“这些是要列入行政成本的”。 按照该队提供数据,算了一笔账。前天两钩机租金是每辆3000元,共6000元,25名工人参与拆除,每人一天200元,共5000元,但当天上午拆了养猪场后下午却又建了起来。这意味着,当天该队至少损失1 .1万元。昨日,该队租钩机及外聘工人,一旦失去监控,养猪场重建,行政成本上又将损失1 .5万元。 对于横岗执法队的行为,罗湖方面颇有怨言。东湖街道执法队现场工作人员表示,养猪村虽然隶属罗湖,但去养猪村必须绕道龙岗区横岗街道,“如果他们在那边安排人守着,不会有这么严重的现象”。 对于龙岗区环保局在整个过程中几乎“闭门谢客”行为,深圳水源办王副主任称,龙岗区已经进行协调,将拆除任务交给街道统一处理,由街道农林水办出方案,“他们(龙岗区环保局)也有一个科长在现场”。 对于水源保护区内非法养猪场到底该谁管的问题,他引用《关于修改 深圳经济特区引用水源保护条例 的决定》说,环保部门应组织对水源保护区内饲养猪、牛、羊的清理和对有关养殖设施的拆除工作,“我们是组织,而有关区、镇人民政府、村民(居民)委员会负责具体的清理和拆除工作,有关部门应当予以配合”。


如何做微商城
微商城怎么使用
如何做有赞微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