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海南春游事故校长很委屈不知到底负什么责任

发布时间:2019-09-14 09:58:10 编辑:笔名

海南春游事故校长:很委屈 不知到底负什么

央视《1+1》——校长,还敢组织春游吗 8死32伤,一场学生春游事故,7人被刑拘。 被涉嫌安全生产事故的老城欣才学校校长潘某,学校投资人于某,及其丈夫王某相关人员刑事拘留。 怎么厘清 欣才学校校长潘敏:很委屈,我们是民办学校,老板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校长还敢组织春游吗 南昌大学附属小学校长余卫:对于我们学校来讲,感觉到安全的紧箍咒比较紧。 重庆珊瑚浦辉小学德育主任许麒:从这个学校2003年开办到现在,学校没有组织过一次外出的春游。 一次意外,是否给本就很少的春游又上了紧箍咒,《1+1》今日关注,春游不游最安全 白岩松: 现在是春天大好的季节,应该说正是孩子去接触大自然,受到很好的大自然教育的最佳时机,而春游往往扮演这样的角色。但是现在对于相当多的学校的校长来说,恐怕春游是一提这个词脑袋就会立即变大吧!其实我们的感受也会被前几天,4月10号海南发生的一起春游过程当中的交通事故,导致8死32伤而感到深深的难过。几天之后相关的7名人都被刑拘,同时对于相当多的校长来说,恐怕也似乎接到了一种警示,那就是你还敢办春游吗来听听我们采访两位校长,一提到春游时候他们的感受。 海口市濒海第九小学副校长吴少兰: 每次学生出行的前一天晚上,我几乎都属于失眠状态,都特别紧张,然后等到孩子们每个班都回来了,各个年级都报告,孩子们都安全回来了,安全放学了,心才放下来。 江西省南昌大学附属小学校长余卫: 每一次孩子出去春游或者秋游,我都会提心吊胆,一定要等到他们全体安全回来以后给我打了,告诉我校长,我们回来了,我才会彻底放下心来。 白岩松:我向这两位校长表示深深的敬意,为什么一边是非常相似的极其大的这种担心,另一方面也在组织着学生去春游,但是恐怕这样的校长会越来越少了吧!能够感受的到他们只承担这样的一种,巨大的这种压力,但是谁跟他们一起去分担这种,以及给他们提供相关的保障呢一切都很难,来看看4月10号这件事情发生之后,被刑拘的7人当中,校长又是如何看待自己呢他感到冤不冤呢 今天恢复上课的海南澄迈欣才学校,全校528名学生,实到418名,在此次事故中出事的班级教室被空了出来,教师内桌椅依旧摆放整齐,还有部分学生决定转学,家长已经来学校收拾孩子的被褥和生活用品。目前该事故仍在调查之中,已有7名人被刑事拘留,其中包括学校校长潘敏,理由是涉嫌安全生产事故,根据调查,4月10号澄迈县欣才学校在没有上报任何主管部门的情况下,擅自租用14辆大巴,组织586名学生到文昌市景区春游。 澄迈县教科局党委书记曾德英: 按照规定组织学生春游等大型户外活动,一定要逐级向当地的教育主管部门申报,申请的内容一定要有组织以及路线,到那里去出游。第二要有参加人员,就是什么人参加。第三参加到那个地点,我们接到这个申报之后,要审批,最关键的一个情节要做安全防范措施,要有安全预案。 今天采访到了正在拘留所的校长潘敏,对于此次事故他是如何看待的呢 澄迈欣才学校校长潘敏:很委屈。 :为什么 潘敏:首先现在外面都说我是校长是吧但是我确确实实不是校长,我们是民办学校,民办学校的学校里面是叫我负责学校,但是我要听老板的,老板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你应该负什么你觉得 潘敏:我不是组织者,我不知道我到底负什么,我不是组织者,这次春游是我组织的是吧,我就要负,但是这不是我组织的。 澄迈欣才学校是2006年获准建立的一所民办学校。 :那你在校长这个位置上,你待了多久 潘敏:这个学期,这是第一次春游,我这次春游我有两个是我做的事。一个是通知是我拟定的,然后是老板他们拿的海口市打印发给学校的,第二个做的事就是跟学校另外一个也是校长,告诉我说有14辆车,因为我不知道多少辆车,发给我之后,我按照他所说的车辆安排学生怎么坐车的。 :那你在安排学生坐车的时候有没有考虑到一些安全的问题 潘敏:考虑了。 :考虑了那些 潘敏:我就考虑了学校的老师在车上照顾学生,这一辆出事的车是三个老师。 白岩松:我们再次为逝去的8个孩子感到深深的伤痛,也希望32个受伤的人尽早地康复。但是话表两支,另一方面我们也在要关注司法该如何界定这样的一个事情的性质,包括每一个参与到其中的人,刚才校长会觉得他自己很冤,他冤的理由是认为,我并不是你们认为的这种校长,这是个民办学校,一切都是由投资人来定的,其实投资人也没好那去了,也一块给刑拘了。我们看看这七个人,第一个人是因为涉嫌交通肇事罪被刑事拘留的驾驶司机赵才森,他的确涉及到了在没有开通的路面上驾驶,而且是超速,当时这个路应该是不超过40公里,据推测,应该在60到70公里这样的时速,接下来还有3位是海航休闲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的主要投资人、法人代表和副总三个人,也都是因涉嫌安全生产事故被刑事拘留,而且这是正规的公司。接下来我们看还有三位,一位就是刚才觉得自己很冤的校长,还有是学校的投资人。 好了,他们也是因为涉嫌安全生产事故的被刑事拘留,针对这一点我们要连线一位法律专家,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教授阮齐林,阮教授您好。 阮齐林:您好。 白岩松:您肯定也认真地看待了这个当中的当事人,他是因为什么样的名目被刑事拘留的,你怎么看待把涉嫌安全生产事故而导致这个校长已经被刑事拘留的,合适吗 阮齐林:就目前的事实来看不太合适,因为发生的后果是汽车侧翻导致的死伤后果,因此应该究问的是交通运输,影响交通运输安全的行为和车祸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问题,那么现在就是直接的应该是司机的交通违章行为和车祸的因果关系,而一般的安排组织春游,他和交通运输安全本身是没有直接的关系,不是影响安全的因素,所以这种情况下,不应该把这个结果归咎于组织春游的行为。 白岩松:也就说谁的谁负 阮齐林:对对对。 白岩松:那您怎么看待在校长的背后他是民办学校,投资人也因为一个罪名被刑事拘留了 阮齐林:这个我觉得也存在着一个扩大化的问题,刑事还是一个个人,既然这个校方委托运输公司来从事运输的话,应该说我们叫做各负其责、各司其职,那么应该有关的应该由驾驶的和运输公司方面来承担了,这个学校方面对运行的安全不应该承担了。 白岩松:但是您的这番解释可能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您也不认为说他也许用这样的一个刑事拘留的方式是不妥当,但是用其它的方式去处理可能更合适 阮齐林:是这样的,因为刑事是一种最严厉的,所以说在刑法上有比较严格的要求,要求他的行为的客观上和车祸的结果有因果关系,主观上有比较严重的过错,这种情况之下通常才可能导致对一个后果的刑事。 白岩松:好,非常感谢阮教授给我们的解读。其实一方面把这七个人都刑拘了,从某种角度这种心理你也理解,因为民愤很大,大家很难过很伤心,因此把这几个人都控制了,可能会让很多的人感到心里稍微怎么说,稍微觉得这个问题有所解决,而且你处理力度也不小。但是另一方面,法律的权威和它的严肃性以及公平性一定要慎重对待,希望当地也认真地去思考这样的一个问题。接下来,当校长被刑事拘留了,当民办学校的投资人也被刑事拘留了,他会不会产生一种暗示,让更多的校长其实根本就不可能再组织春游了呢我们一起关注 学生家长:那会我记得我们小时候一周只休息一天,出去春游的时候是最快乐的。 学生家长:我们都是自己带米,自己带锅,自己带菜,那种春游跟孩子现在出去玩不太一样。 学生家长:就是去游乐场,去有山有水的地方。 :当时兴奋吗 学生家长:兴奋,兴奋得头一天晚上都睡不着觉。 镜头前的家长大多有着一份儿时春游的美好回忆,而镜头下的孩子们呢在云南昆明一所小学近年来组织的九次春游中,竟然有六次去的是同一个地方,孩子们抱怨说,去了多少遍都数不清了。 在山东济南,一所中学已经十多年没有组织过春游,老师只能无奈地组织一下书本春游,让孩子们在书本上学习关于春天的文章。 在天津有的学校把外出踏青的春游,变成了纪念馆和科技馆参观的室内游。如今的春游没有了新鲜好奇,没有了自由自在,更没有亲近自然,甚至已经没有了春游的记忆。 :有没有参加过学校春游活动 小学生:学校春游,没有。 珊瑚浦辉小学德育主任许麒:(对春游)都已经很模糊了,从这个学校2003年开办到现在,学校没有组织过一次外出的春游。 :你向往什么 小学生:我向往草原那种自由的感觉,和我最好的朋友在那里玩。 春游的次数越来越少,春游的质量越来越低,这真是一个不正常的现象。安全是最主要的因素吗 余卫:因为有的地方出现了一些安全事故,那么对于我们学校来讲,就感觉到安全的紧箍咒就比较紧,所以在这个阶段以后,(春游)就比较少了。 余卫江西省南昌大学附属小学校长,他所在的江西省南昌市早在2005年就曾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各级各类学校原则上不组织大规模的师生春季旅游活动,为了避免发生安全事故,南昌大学附属小学也从2008年开始连续多年叫停学生集体出游活动,对余卫来说,组织一次集体出游,他要面临的压力有很多。 余卫:首先是交通方面的压力,如果是全校一次集体性春游秋游的话,那我们要50多辆车子,这个很难组织,如果是分期分批去,从时间上来讲也是不允许的。比如说,每个星期组织一个年级,有六个年级,你这样也要一个半月的时间,第二个方面的压力,是孩子在玩耍期间,这么多的孩子,我们管理起来是比较困难的。 交通、管理,余卫的压力所有的中小学校校长都有,如今海南春游校车翻车事故之后,对于还要不要春游就更成为一个问题。 白岩松:据我的观察,当然这是不完全归纳法,我身边的很多同龄人他们的孩子包括自己的去研究,这么多年来春游几乎是完全不存在的,开个玩笑说,春游大约在冬季吧!因为安全的这样一种紧箍咒,牢牢地压在我们每个校长的身上,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去思考,如果你是校长的话,你会举办这样的春游吗这里存在一个相当大的问题,是你组织你就要负责,没人跟你去分担,那这就是一个非常大的麻烦了。 我们来看看海南的这起事件发生了之后,上的调查,你认为它最直接的影响将会是什么43.62%认为保障春游安全的措施有待出台,谁参与到这样的一个措施呢愿意跟学校共担吗还有家长考虑安全不敢再让孩子春游了,学校出于不敢再组织春游了这个占到了42.23%,其实在现实生活中,我估计真正的校长,要远远超过这个比例,因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没什么好处,但是有可能有坏处,只要有坏处自己这校长就当不了了,影响不大春游本来就越来越少,这个也带点黑色幽默的性质。我们再来看,但是另一个角度看,你认为学校组织学生春游是否有必要,不能因噎废食,春游很有必要,占到了81.09%,应该取消春游,占到18.91%。再次强调,安全当然极其极其的重要,但是在保障安全角度说,我们难道没有另外的一些思路去转换,能让安全又得到保障,让孩子们极其应该拥有的春游又得以保障吗来接下来我们继续观察。 :周末有去春游吗 成都市草堂小学西区分校小学生:有,星期五还去的。 :去的那春游 小学生:去的文化公园。 :你们呢 小学生:特训体验馆。 :看了什么觉得最有意思的是什么 小学生:勇士攀登。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成都市草堂小学西区分校的孩子们真是开心,但对于学校副校长何萍来说,却有另外一种滋味。 成都市草堂小学西区分校副校长何萍: 那天晚上很巧,我恰巧坐在电视机前看,当时我都还觉得难以置信,觉得无法相信,我觉得怎么可能,然后我就赶快冲到电视机前然后盯着看,果然是那样的,我当时第一个瞬间觉得是头皮发麻,因为我瞬间想到第二天我们学校要去春游。 4月11号是草堂小学西区分校原计划的春游时间,而这一天也恰恰是海南学生发生春游事故的第二天,春游计划是继续是推迟还是放弃,一时间让何校长难以抉择。 何萍:我就在想怎么办然后很纠结内心,想了很久,那天晚上睡在床上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也在矛盾这个事情,去游还是不游。 一夜的犹豫和担心之后,出游当天的一大早,何萍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共同商讨这次春游是否还要按计划实施。 何萍:走进学校就有老师在问我这个事情,我们还游不游,你知不知道昨天海南出事了,然后我们就在第一时间召集了我们的行政会,然后研究决定,还是要出游,然后我们把安全预案再一次细化,再一次强调,可以说反复叮咛。 最终何萍校长还是决定按原计划安排春游,并且这一次学校为每个年级分别制定了不同的春游计划。一年级去非遗公园放风筝,四年级其文化公园给烈士扫墓,二三年级和五六年级则去综合实践基地。 何萍:心里边想的是一定要去游,因为我觉得这种综合实践活动,对孩子们来说意义重大,我觉得如果我们把安全做的更好、再好,然后保证孩子们安全的情况下,我觉得这个春游不能因此而取消。 事实上,草堂小学西区分校的这次春游,从一个月以前就已经开启了相关的准备工作,包括制定方案、派专门的老师去出游地点采点,还有评估出游地点可能出现的问题,直到一天的春游安全结束之后,何校长悬着的心才终于落地。 何萍:我这边要收到六个年级返回的信息,或者我接到他们的,我的心才会放下。 在成都市草堂小学西区分校,从2008年建校至今,近七年的时间,学校每年坚持春游秋游,两次集体性的出游,因为在学校的眼中,出游对于孩子们的成长是不可缺失的教育内容。 何萍:我觉得孩子们走出校园去参加一些综合实践活动,这既是他们学习的一种权利,也是他们学校的一种内涵,我觉得我们作为教育工作者,应该把这种最完整的教育呈现在学生面前。 白岩松:顶着巨大的压力还敢办春游的校长,像刚才的这位还能有几个呢这是我们巨大的担心,因为孩子在成长当中,不仅仅取决于家长他们去了解大自然,跟自己的同龄人一起在老师的带领下,走进大自然其实也是教育当中应该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否则就会出现这种情况,由于安全的压力太大,我们看这是络一个现代版的作文,今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我们来到了某某公园春游,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假山,在西洋的余晖下,我们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某某公园,今天真是快乐而有意义的一天啊,大家都会笑了。 好接,下来连线一位嘉宾,是二十一世纪教育研究院的副院长熊丙奇,熊院长您好。 熊丙奇:您好,岩松。 白岩松:您觉得春游在孩子的成长过程,在教育体系当中,是否是可以随时拿掉的东西 熊丙奇:显然是不可能的。 白岩松:为什么 熊丙奇:而且我认为春游对孩子的影响,刚才你也讲到了,他跟同伴共同出去,同时接触大自然,这也是是生活中特别重要的内容,是一种必要的,而且必须的一种。 白岩松:熊院长你也注意到了,安全的确是第一位的,连我们都要说,不管怎么着,安全必须第一位的,但是现在问题是安全的压码,好像只压在了校长和学校的身上,于是他就不办春游了,你觉得破解这个问题该怎么办 熊丙奇:我觉得这个问题是在于地方政府的一种懒政,教育部门的懒政,他们现在就包括要求学校原则性不要组织大规模的集体的春游,然后把所有的就推到学校身上,我们应该从另外一个角度看,我们认为春游是必须的,而且是必要的,因此政府部门应该想办法为学校的春游去保驾护航,给他们创造一个安全的环境,而不是把这个归结学校,一定要尽到自己的,出问题之后层出不穷。 白岩松:您用的是一个懒政的词是吗 熊丙奇:对的,因为我们看到有些地方觉得出事了,政府部门也确实他们也不好说,所以不要去组织春游,而是把这个告诉学校,说如果你组织的话,你可以承诺不要出事,一旦出事的话你必须要付全责,在这种情况下,还有那个学校的校长,或者说有多少学校的校长愿意承担这个。 白岩松:好,非常感谢熊院长给我们带来的解读。 其实当他用懒政这个词的时候,可能很多的人看到一系列只要一出一个事故之后,马上就出台一系列“不”,不许这个、不许那样的时候,大家也会去想,反应倒是很快的,但是为什么不去共同承担呢我们来看现在不管是从教育部,还是4月11号的时候陕西教育厅马上就出台这样的一个再次强调,谁组织谁负责,指的是关于春游这样的一种事情的时候。但是我也在想,我们可不可以换另外一种思维,变成一种共同去承担这样的压力,我们把它变成这样,你组织我保障,然后共同负责,你组织就是学校应该从教育的这种本意来说,对孩子成长有意的来说,应该去组织这样的一个春游,但是我来提供相关的保障,像菜单一样,什么样的运输公司,包括是不是也可以有交警部门,能给你去开道或者进行保障等等,我能给你提供保障,你来报备,这样的话不是我来审批,而是我为你更多提供保障。最后大家共同负责,然后受益的是什么,受益的将是我们孩子这样的一种健康的成长。过去我们常说一句话,一个孩子什么教育,五谷都不分了,现在请问我们的孩子有多少机会去见到五谷呢有多少机会去了解大自然呢想让我们未来的孩子真,就要面对真的大自然。


微商分销系统
微商城登录
微信卖什么赚钱